King's College London

Research portal

從阿甘本「例外狀態」到香港的「文化域外」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
Pages (from-to)116-19
Number of pages4
Journal字花
Issue number53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Jan 2015

King's Authors

Abstract

一方面,我們可以說,裸命和例外狀態這個理論框架,固然可以用來解讀許多不同的香港電影。香港武俠片和動作片都是好例子。《獨臂刀》的方剛、《精武門》的陳真、與《英雄本色》的豪哥都是被逐出群體,活在例外狀態的裸命。韓非子認為,「儒以文亂法,而俠以武犯禁。」即英雄捨身取義乃違法。而司馬遷則認為,英雄違法而存義,是因為社會政治正處於無法無天的例外狀態。故以身立義也就是以義來重組社會法則。元末明初,或者晚清時期英雄以義結社,也就是對當時社會政治法理不信任而嘗試以道、義來重組一種另類法則──也就是我們常常聽到的江湖。香港新武俠片和動作片正正在六七「暴動」和香港前途問題恐懼中蓬勃起來,可見社會不安、恐慌、和身份問題等都在幾十年間透過電影中的裸命和例外狀態,為觀眾提供一個反思、檢討、和重組的公共領域。

View graph of relations

© 2018 King's College London | Strand | London WC2R 2LS | England | United Kingdom | Tel +44 (0)20 7836 5454